和适

这个号以后专门用来发摘抄。

如果有人能从我这里喜欢上一本好书,不胜荣幸。

偶尔会写一些自己想写的句子。
如果有朋友想推荐书给我,或者句子,私聊。

爱文学与你。

【周一围x翟天临】囿于爱情与你 1

ABO设定,rps,有私设,双单身,不拆不逆,车多。

——

1、将来我想起你,生命里必然有一段无可弥补的空白。

 

车里开着暖气,翟天临坐在最后一排左侧,似乎不把空调当回事。他把窗户打开靠在风口,借着窗外路灯斑驳的碎光顺台词。昆珏是他助理,跟他好几年了,此时正坐在一边拨弄着手机无暇顾及翟天临。

她啪嗒啪嗒地打字,略显急躁地捋了把头发,猛地感到背后钻进一股冷风。

“冻死了天临!”昆珏一个激灵叫出声,但也只是看了眼窗户。她一直很焦躁,现在见手机亮了,才松了松心,“天临,抑制剂已经定好了,我下车就去拿。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

翟天临听见问话睁了睁眼,感觉有些热。

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躁动,看窗外的时候好像化进了这雾一样的灯光里。

“没什么事,能控制。”

昆珏撇了撇嘴,“要不是我闻不到,才不会听你的。早不录晚不录,偏偏赶上这时候……”她咬牙切齿地抱怨着这该死的时间线,反倒衬得当事人,情=潮将至又赶录《声临其境》偏缺了抑制剂的翟天临,冷静如常。

翟天临是Omega,从分化后,这个标签就钉死在他身上。但他不觉得性别定义了他什么,没人能拦他做他追求的一切。情=潮而已,他没觉得恐怖。

 

将近目的地,昆珏又打了几行字,她觉得冷,转眼已见翟天临嘴唇冻得发紫,赶忙关了窗户扯出一条毯子给他盖上,后者抿着嘴唇自己掖掖被角。

“可能会堵车,这个时候了…我下车就去,万一撑不住就别勉强,那应该有Beta或者Omega,小心Alpha──”

“我知道──”翟天临夹好台词笑了,昆珏把头发捋到耳后摆摆手,“行吧行吧,知道就行了。”

昆珏无奈地看着一处,她希望翟天临真能知道,他那Omega的甜味到底会吸引多少失去理智的Alpha与他争相交=配──那可是能把他致死的数目。

 

 

走廊中,翟天临好奇地东张西望,他被梦辰引到演播室后,先听到一声“哎”。

“师哥。”

翟天临睁大眼睛弓腰握手,眉毛弯弯,和前不久在《演诞》里的周一围和他,一丝不差。他笑得露出牙齿,因为对熟悉的人有依赖感,握完手就小跑着坐到周一围身边,挑着眉毛问:“野生牛皮大王?”

周一围眯起了笑纹攒在眼角,“少女心。”

“我可是老大。”他扯扯西服,一副乖张的样子。俩人斜着身子凑得极尽,周一围鼻翼翕动,蹙紧眉头看了眼翟天临的脖后。

 

俩人没说多久话,其他三位也陆续来了。翟天临周一围朱亚文都是北影生,翟天临最小,左一个师哥右一个师哥。周一围始终站在他旁边,不规则的三角状,隔开了翟天临和朱亚文的距离。

 

三个小时练习时间,翟天临出演播室看了眼手机,昆珏还没有消息,他算了算,他至少还要在演播厅里呆六个小时,但实际情况是他已经比上一秒更热了。陌生的感觉席卷而来,他原来有抑制剂,可他现在没有,他可以决定走,但他一生都不认为自己该放过任何一次有意义的表演。

 

怀揣少女心的老大的房间在左侧,在野生牛皮大王对面。

翟天临低头开门,肩上忽然被搭了一下。

“师哥?”

 

奶香味越来越浓,就要散播到整条走廊。周一围面色阴郁,他盯着翟天临疑惑的眼神,发现他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是何等危险。而周一围,他承认自己的生理出现了投降。

Alpha走到Omega身边低头嗅了嗅他的颈间,觉得下腹一麻。

“天临,你的信息素跑出来了。”

翟天临瞳孔放大吓得猛然退后一步,手足无措地尝试着收拢他满溢的信息素,但效果是悲哀的微乎其微。他注意力集中的时候会盯着一处地方,周一围看他盯了会了墙又抬起头来慌张地看着自己,基本上猜到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

周一围后来回忆起,也不知是生理控制了大脑,还是大脑共鸣于生理。

他开了自己的房门让翟天临进去,然后锁上了门。

 

“助理呢?去买抑制剂了?”

“啊,是……就是,有点慢。我问问她在哪。”

翟天临转过身对着门给昆珏打电话,周一围低眼看翟天临蜷着肩膀小心翼翼的样子,忽地生出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占据感,愉悦了他全身的细胞。他踱着步子走到翟天临身后,听见那人小小的说话声。

“堵了!啊啊,你尽快吧…没事,我,我还行。”

翟天临注意到眼前笼罩过来的黑影,一扭身,被高他一头的周一围吓一跳。那人直视着他,眼里有看不清的浑浊灰色。

“堵了?”

Alpha天生的压迫把翟天临压得喘不过气,周一围几乎把他圈在怀里。他不自在地扭了扭,浑身都像陷进了枯干的沙漠里一般难耐,又因这性别差心里不平衡,哀怨地看着周一围。

“是,堵了。不过没事,我应该可以撑过去。”

“那万一不行呢---”周一围咽了咽嗓子,“你知道你的味道有多重吗?”他极其不耐烦地逼问着翟天临,见他无所畏惧的样子,一下子凑近他的鼻尖,发怒似的释放出青柏的味道,清香霎时覆盖满整个房间。

包括翟天临周围最细小的缝隙。

 

他整个身体都在打颤。

翟天临自打出生,从未闻到过如此猛烈的Alpha气息,像是埋在身体深处的神经被使劲拨乱,从脊椎到头皮瞬间锥心的酸麻,腿上发软,一个不稳被周一围牢牢扣在怀里。台词掉在了地上他无暇顾及,眼前全是碎碎的光、周一围微凉的体温和酥麻的自己。翟天临抓着周一围的手臂,把头紧紧抵在周一围肩上大口喘气。脑子里过滤着不久前他和周一围在一起的所有光景。

“师哥…我,你想干什么……”

“我们因为有了性别,所以会被生理支配。天临,你这样出去,不是毁了你,就是毁了节目。”

“可我…”翟天临摇着头止不住想往周一围身上攀,两条腿来回摩擦,“抑制剂──”

周一围摆摆头,“太慢了。” 他眯眼笑着牵过翟天临的手,顶了顶他的鼻尖,轻轻张口咬住他的中指叼在嘴里。

“天临,你知道临时标记吗?”

石墨明白

-----

两个星期没写文了,手生,肉不好吃见谅

评论(43)

热度(2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