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适

这个号以后专门用来发摘抄。

如果有人能从我这里喜欢上一本好书,不胜荣幸。

偶尔会写一些自己想写的句子。
如果有朋友想推荐书给我,或者句子,私聊。

爱文学与你。

【周一围x翟天临】囿于爱情与你 二

2、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置彼周行。


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个位置醒来三次,翟天临早已熟悉这样的早晨。他习惯性往旁边摸摸,坐起来扭头时,空凉的没有人。他怔了下,房里干净整洁,一双用过的拖鞋摆在床尾,而卫生间里没有声音。

周一围走了。

 

刚醒的人神思还有些昏,他拍拍额头,趿上拖鞋看着墙角浮动的阴影,不知为甚么突然有些难捱。他挠挠头挪到卫生间洗漱,一整块牙膏塞进嘴里,是一种刺激的请苦味。他心不在焉地往嘴里捅了几下,门锁就“咔哒”一声。

翟天临还以为进了贼。

他扒着玻璃门,只见周一围提着俩塑料袋从他面前走过,他喊了一声,声音快乐地像跳舞的音符。

“我还以为你走了。”

“我往哪走啊,没看我包还在那吗。”

周一围无奈地笑笑。翟天临瞥了眼床头那异常显眼的黑色背包,不自觉挑了挑眉毛随之肩膀也愉快地晃了下又钻回卫生间里去。周一围摆好东西,扭身往卫生间看了眼,磨砂玻璃里的身影,正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。他翘了翘嘴角:

“给你买早饭了,快点洗等会凉了。”

翟天临爽快应了声。

 

他随手套上羽绒服小跑到床边坐好后,周一围嘴上念着:“才出来几趟就已经有狗仔了,刚才小昆硬是让我在电梯口等了半天才拿到饭。”翟天临抬眼看他,周一围叉着腰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:“本来要给你买点菜回来──”前者望回桌上,两碗皮蛋粥两个鸡蛋。

“买的真多!”

“那是!”俩人对视,忍不住解嘲似的笑了一阵,才拿起筷子吃饭。

 

周一围吃得快,转眼间已将两个鸡蛋剥得滑溜溜顺手塞了一个给翟天临。他一碗粥尽了,翟天临还吃剩了半个鸡蛋。他嚼东西的时候上嘴唇撅起,那颗小痣,就拂在他的心上,勾着他的眼睛。

“看啥呢师哥,你饿啊,我还有半个呢。”

“笑话。”周一围拍了他一下,起身绕过床去拿包,摸出发胶和发蜡出来,翟天临迅速把那半颗煮蛋喂进嘴里。

“今天有什么安排?”周一围拨弄着翟天临的头发问。

“下午两点的飞机,去上海拍个短片,在那呆几天。”

没听见周一围回话,翟天临回问:“师哥你呢?”

他感觉头发一扯,扭头看周一围。

 

时间和空间都成了冻住的河水。周一围停了动作凝视翟天临的眼睛,他感觉自己被绑的很紧,扔进了泥潭,又猛然醒过来。

“我一会就走。”

翟天临听见嗯了声,扭头看见窗户,瞬间忘了自己在哪,唯感受到周一围抓他头发的一些痛感。就像从心里来的一样。

 

周一围走后翟天临又睡了一觉,醒来后他摸摸发型,还好没乱。

上海这时候比其他地方又暖和一些,他拍的一个短片,算作公益性质的,没什么报酬,但他就是乐意。

已经是来上海的第三天。

 

阳光普照,跟光波一样。他想起了《七龙珠》又想到了迪士尼,觉得莫名其妙有意思,脱了羽绒服换上西装,趁着太阳还暖,让昆珏给他在街头树下照了一张。他拍照喜欢摆姿势,刻意褪去了综艺节目里的活力。白线点缀的西装,正是他参加《声临其境》穿得那套。

他拍完手指划开手机时没经过大脑允许,点开周一围的微信,愣了一下。

照片已经编辑上了。

他还是删了。

昆珏拿着台词给他让他再背背,他像脱手烫山芋一样扔了手机。他跟周一围应该没什么关系,至少他以为是这样。

 

到吉首第第三天,来活了。

助理先排了两个档期,一个在苏州,拍个短片。一个在上海,拍个杂志。

周一围听到上海,一下子觉得没什么选的。

“周哥,先去哪?咱们这个点,先去苏州方便些,去上海有些赶,舟车劳顿的。……你还是选一个。”

“先去苏州方便点?”周一围把手伸进兜里,眼珠子打转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不然咱们转硬币得了,正面上海反面苏州。”周一围从兜里摸出一个一元硬币。

助理笑了笑把文件夹夹在腋下撑着桌子,周一围弯下腰把硬币一抛,转了几个来回,合在手心里。

他打开,反面朝上。

“行吧,那咱们先去──”

“上海。”

助理挑了挑眉,“你逗我呢。”

周一围嘚瑟地晃了晃身子,夸张地挪着嘴型说:“我,喜欢上海。”

 

短片拍摄基本上进入尾声。

翟天临撑着头,背上“啪”的一声被结结实实拍了一巴掌。

“啊!昆珏!”他跳起来咬牙切齿,脸上有点红,“你拍我干什么!”

“不行啊天临,你拍戏背台词可从没发呆过。你不想好好拍直说呗,这短片出去了,博士的名号恐怕要完蛋啊。”

“我!──算了。”翟天临皱皱眉毛发现自己无话可说,他拿着台词看了看,摆摆手到一边背去了。昆珏抱着胸歪头看他:“你不会思春了吧。”

“──不是,这话在这又不能乱说。”

翟天临背着她,像闷进了罐头里。昆珏看着他挑了挑眉,脑子里有个人形,便不再问。

 

周一围下午到的上海,翟天临刚完成他的戏份。

他的最后一场戏在一个宅院里,收着台词本放到一边的时候,他一眼就看见周一围靠着柱子抱着双臂笑眯眯看他,心里静的就跟他就该在这似的。

见他左顾右盼地半跳着走过来,周一围笑得皱起褶子:“拍完啦?”

“嗯,最后一场。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来这拍杂志。记得你在这,找你吃饭。”

周一围看他一直在左右四顾,拍了下他的肩膀。

“看什么。你还心虚啊。”

“没……我去收拾下。”翟天临摸了摸鼻梁。他确实心虚。前所未有的心虚,对所有人,包括对周一围。

 

“拍得怎么样。”

“肯定是好呗。”

“这么志得意满?”

翟天临眼珠像黑色的果实,又很晶莹、圆润。他有点得意,毫不掩饰他在周一围面前的骄傲。

“毕竟书没白念,我这个演员还是不错的。”

“那倒是。”周一围喝着汤,看翟天临吃了口饭低头抬眼看自己,他手脚都被盯得发痒。他能不知道自己渴望什么吗?

“天临,你晚上住哪?”

“酒店啊。”翟天临喝了口水猛然顿住,他睁大了眼睛看对面的周一围。后者抿着唇线眼神飘忽,把眉心掐的发红。翟天临咽了咽嗓子。

“你住哪我也住哪呗。”


石墨


---

累,不好吃请别嫌,谢谢厚爱这对cp了




评论(55)

热度(1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