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所谓皮蛋以朽为生

cp洁癖,不拆不逆。这是雷点看清楚了!!别在我面前触逆鳞!

【丁修x杨修】欲盖弥彰 一

特地搜tag的话,搜“丁杨”好了,这个tag目前独一无二

此文私设众多。

——

 

苏州,子夜。

天色沉如深墨,百里寂寥,倒是个做些偷鸡摸狗的好时节。丁修一手掌着刀,一手叉着腰。他早听见百米外的风声,可真有意思,正冲他面门而来。

只可惜,不是杀他的。

 

他侧着身正要让一让,谁知风声逼近,那个被追的倒霉蛋一把抓住了他。身上的衣服被拽的下滑,丁修冻了下,站在原地颇不耐烦地皱皱眉,“好狗不挡道。”

“先生!救命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丁修正漫不经心地掏着耳朵,忽的猛掐住来者的脖子递到眼前,好笑地瞪着他,“你要我救你的命?!”

丁修打量着这人,发丝糟乱,衣服破败不堪,因这寒冬腊月被冻得瑟瑟发抖,他被丁修掐着,似有些不服气,竟卯足了劲要掰开他的手。

“还希望,先生,能,救我。”

丁修没说话,眼一瞥,竟发现他上唇左边有颗小痣,极为可爱。他眼睛瞪得很大,颇有不甘,牙齿紧紧咬在一起。丁修忽然心中一动,意趣盎然。他抬起眼,三个黑衣人已经拔出剑,站在了不远处。

“行吧。那你可要记得好好谢谢我。”丁修直起腰一把把身前人扔进巷子里,抽出苗刀,刀鞘也朝后扔给那人。

 

黑衣人面面相觑,看向丁修:“来者何人!让开!”

“没听见我说要救他吗!不杀,就别挡道。”丁修斜睨了眼那三个黑衣人,举起了手中的刀。

 

杨修被扔进巷子里时颤栗不起,他最近的进食时间在前一天早晨,但那也不过是个馒头而已。他现在眼前阵阵浑浊,光景旋转,夜色使他更加看不清事物。巷外刀剑接踵,凌厉刺耳,他休息好了慢慢站起来捡起刀鞘拿着挪两步到巷口,正见丁修把刀从最后一个黑衣人脖子上拿下来,顺手割下一块黑布顿了顿,边擦拭着刀刃,边向他走来。

 

杨修抿了抿唇,拱手朝丁修作了个揖:“谢恩人,救命之恩。”

“恩人?”丁修拿过刀鞘笑了声,“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。那好,我既是你恩人,你拿什么报答我啊?”

“我─”杨修撇了下头,“我暂时…无以回报,待来日翻身,一定——”

“用不着你翻身。”丁修走近,见杨修下意识往后一退,歪了歪头,“嗯……”他假装思考了下,上下指了指着杨修的胸口:“不如这样吧,你把屁股卖给我。看你长得这个样子,我还是很中意的。”

杨修瞬间瞪直了眼睛,他握紧拳头,气得牙齿打颤。自从他杨家被灭门,他这一路,把他一生的耻辱都给尝尽了。

 

“先生怕不是开玩笑。您若是要银两…地位……”

“不行。我这人没什么欲求。就是─——”丁修上下瞄着他,舔了下嘴唇“想要你的屁股。”

“你!”杨修一时气急无言,这才知自己这是刚出虎穴又进蛇洞,他捏紧拳头看了眼巷口,丁修瞥见,一下把刀立在地上,声响之大,震得他一个书生顿生畏惧。

 

“我又不会把你弄疼,我救了你,你能不满足我?”

杨修看着地面,丁修步步紧逼,一下捉住他的胳膊。

“先生!你我都是堂堂七尺男身!”杨修掰他的手,丁修反而一下搂住他,稍微一使劲便把他抱起来。

“我又没说过──”丁修凑近他耳边,轻笑了声,“我没有龙阳之好。”

“淫贼!疯子!”

“哎,你刚还叫我恩人来着。”丁修一手把杨修扛在肩上,狠狠拍了下他的屁股。“别吵啦,人家可都在睡觉呢。你是不是想要让我在这里就把你办了,然后给这大街小巷的人看看?”

他边走着,边听杨修在奋力挣扎喊叫,手一放一接,点了他的哑穴。

“甭吵了,没人救你。”

丁修翘翘嘴角,“你最好乖点。”


石墨


---

每天都处在ooc的边缘,我快方死了

评论(77)

热度(1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