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适

这个号以后专门用来发摘抄。

如果有人能从我这里喜欢上一本好书,不胜荣幸。

偶尔会写一些自己想写的句子。
如果有朋友想推荐书给我,或者句子,私聊。

爱文学与你。

【周一围x翟天临】囿于爱情与你 三

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

 

 

演员一火,像是黄河漫了河床,四处流走。

《演诞》《声临其境》为翟天临和周一围带去了热度。分开没几天,便各自忙了起来。俩人偷摸恋爱了两个多月,暗搓搓在北京找了处小房子买了,成了秘密私宅。

 

天南海北,时间线叉不到一起,往往是一个人回去了,另一个人走。小宅虽然清净,但住久了,就能嗅得到刚走的恋人留下的情味,也算聊以慰藉。这天,是翟天临在家。

值得一提的是周一围要回了,就下午。

 

北京风大霾大,好像突然就变冷了。周一围进门换鞋,出了玄关便看见翟天临盖着毯子在看电影。电视屏幕大,显得画面精致而华丽,他手里还边看边记着什么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不看自己。周一围提着嘴角笑了下,奔波几天,进门那一刻,身后的千丝万缕都不复存在。他踢着拖鞋走过去,身子一倒,一下子压在翟天临腰上。

“哎呦!”翟天临叫一声翻过身来向上张着手。

俩人正好成了十字状。

周一围以逆时针的方向扭到与翟天临贴合一处,轻轻笑一声低头咬住他的嘴唇,翟天临也闭眼笑了下,蹭着他的脸紧紧抱住他。或许是刚吃过薯片了,身下人的嘴唇上有淡淡的咸味。周一围被搂着脖颈狠狠亲了几口,翟天利衔着周一围的下唇吮吸轻咬,歪头亲他的脸,片刻之后张开口迎周一围进来。

 

俩人约莫有十几天没见了。

翟天临先到的小宅,住了三天,每天都跟周一围说话,问行程,问地点,日复一日看着他的定位一点点移到自己的小红点,然后开门,回家。

不消一会儿,俩人都变得有些燥热。隔着毯子,翟天临的腿已经搁到了周一围的腰上。周一围放出一点信息素,马上听见翟天临哼了声,往自己脖子上蹭。

“日日思君不见君。”

周一围忍不住笑了下,答道:“但愿君心似我心。”

“你背错了!”

“我乐意。”

翟天临龇着牙顶了一下周一围的脸,掀开毯子就要扒周一围的裤子。上手两三下周一围便感到身下一凉,索性把裤子整个踢掉,一使劲把翟天临抱起来,后者稳稳夹住他的腰。

“一围哥,凉不?”

看翟天临坏笑的样子,周一围快步朝房里走,拍了拍他的屁股。

“一会就热了。”


热了现场


---

不要嫌太短,没有铺垫的我下一章hold不住啊

评论(23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