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适

这个号以后专门用来发摘抄。

如果有人能从我这里喜欢上一本好书,不胜荣幸。

偶尔会写一些自己想写的句子。
如果有朋友想推荐书给我,或者句子,私聊。

爱文学与你。

【丁修x杨修】欲盖弥彰 三

--

人世,除有身不由己。

当杨修听完丁修那话,他就只想笑。

那时,他还是杨家才思敏捷的杨公子,恣意潇洒,名扬天下。可自从京城落逃后,流亡一月,便什么苦都吃过了。尝了太多不好,到现在,就凭丁修这种人,一句虚情假意的情话,竟能让他觉得莫大安慰,就凭丁修这种人,半点好话,竟让他妄图继续苟活。岂不可笑。

 

杨修往前坐了坐抬手磨墨,丁修也向前挪了挪,手上用劲把他的腰紧紧圈住。夜风灌进来,越过翻不出去的高墙,冻了下杨修的手,背上倒还暖和——丁修正从他背后抱着他。

杨修抬头看了会桌上的物什,忽然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财?”

“想知道?”

杨修低低眼,“不说就罢了。”

“怎么这么没趣,说就说了。我啊,只是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而已。”

杨修忽然顿了下,“那你是什么人都杀?”

丁修挑眉,“只要我愿意。”杨修低了下眼继续磨墨,“我上次看你杀那黑衣人,刀法精湛。”

“那是,这江湖上,谁不知道我丁修的名号。”丁修眯眼笑一声,显然被这夸赞取悦了,他掀开杨修披散在身后的头发,往他后颈上轻轻亲了口。杨修猛的抖了下,手歪了。

“你今天难得话多,还想问什么,我都回答你。”

 

后颈是敏感处。杨修感到脊梁酥麻,他抿抿嘴:“那你准备何时放我走。”

丁修怔了下,哼笑一声:“我不会放你走。”

“可你迟早要娶妻生子,你能困我一辈子吗。”

“谁说我要娶妻生子!”丁修有些微愠,把杨修扭过身来忽然邪笑了下,“你要给我生子?”

“疯言疯语!”杨修试图压住被轻易挑起的怒气,“你以为你能把我拦在这一辈子?我不会在这里呆着!”

“这由得了你?!”丁修心有怒气突然掐住杨修的脖子,后者出手反击被丁修拦住将双手反剪在身后,只好狠狠瞪着丁修。

 

其实,这并不值得生气。

更不值得丁修用手去掐杨修,把他禁锢在自己手里。但丁修确实发怒了。

他不喜欢杨修那番话,不想呆在这,那他想去哪,去一个没有自己的地方?找一个地方,娶妻生子?

发觉自己过于使劲,丁修松开了在杨修脖子上的手,那人的脸被憋得通红,脖上也有两道红印。

“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。”丁修偏过头斜睨着杨修,“我在你身上花钱,跟在那些小倌身上花钱一样!等我玩久了玩的不耐烦了——!”丁修抿嘴闭了闭眼,“你想在这,我都不会留你。”

“那你现在去找小倌,放了我。”

“你个蠢货!”

丁修捶了下桌子怒极反笑,一把抱起杨修踢上门,绕回了床上把人摔进去。

像极了某个刚见面的场景。


场景回顾

还有袖底

评论(40)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