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适

这个号以后专门用来发摘抄。

如果有人能从我这里喜欢上一本好书,不胜荣幸。

偶尔会写一些自己想写的句子。
如果有朋友想推荐书给我,或者句子,私聊。

爱文学与你。

【丁修x杨修】欲盖弥彰 十完结篇(下)

------

陆宅不远处,沈炼终于等来丁修。

他看着人沉郁而来,翻身上马,望了眼那陆宅。

“我听一川说,你在这里……有个老相好。”

“什么老相好……,只不过我一厢情愿而已。”丁修驳了句,扯着缰绳,缓慢往前走。

“一厢情愿……一川说,他还没见过你喜欢过哪家女子。”沈炼挑挑眉,也跟上来。

“女子?”丁修笑了下,“我有龙阳之好。”

话落,他扭头看沈炼,沈炼好像震住了。

他浅笑了下,慢慢看着这春季里料峭的一切,想起了他在苏州时,杨修就在那小院里,他每次回去开门,都下意识会停一会儿,然后就会记起来,他不再是一个人了。

 

“没想到,原来你……”沈炼识趣闭了闭嘴,丁修倒并不介意,接道,“原来我有龙阳之好,是吧。那又能如何。我啊,不过就好这一人罢了,好这么一个可爱之人,好这么一独一无二之人,好这么一个爱之深切……只不过…只不过求之不得而已…”

沈炼闭闭眼,想起了周妙彤,倒也体会到丁修现在是何感觉。但正事要紧,他不想让自己分神,便快马加鞭,扭头冲丁修喊了句。

“天亮之前要埋伏好,走吧。”、

丁修未答,只是一扬鞭让马儿冲出去。俩人踏碎了静寂,皆融进了夜色中。

 

 

狂风呼啸的草原上,丁修的步伐极其凌乱。赵靖忠手持大刀和他相打,丁修虽有力,但好像扛不住风似的渐渐失了优势。赵靖忠瞪着双眼双手握刀发了狂一样向丁修砍,一刀比一刀狠,丁修后退不止,竟忽然趔趄了下。乌云之下赵靖忠看准时机扬起大刀猛地劈下,丁修的头和手臂一同滚落在荒凉的枯原上。

“丁修!!!”

杨修瞬间惊坐起来,他心惊肉跳地看着周围,神色迷茫,好一会,才险些哭出声来捂着脸,手心脚底全是冷汗。原来是梦……

 

两天了,全无消息,无论是赵靖忠还是丁修,都没有一丝半点风吹草动。

吃不下睡不着,杨修现下连床都不愿碰,他的梦里尽是丁修的惨象。

 

又在晌午,杨修实在困极了,几夜不得安眠,他的眼皮耷拉着撑在里间的桌上,正迷迷糊糊快睡着时,忽然听得外面一阵轻响。

“丁修!”

他跑出去看,以为丁修又来吃那糕点了,一定睛却不是。是一仆人在擦桌。

他太阳穴生疼,往前走了两步,突然一阵喊他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“杨公子!杨公子!”是陆麟的贴身小童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赵靖忠的尸体在关外被发现了!陆公子被召进宫了今天回不来,特地让我来告诉您一声!”

说罢,杨修就张大了双眼一把抓着小童的衣襟,“还有谁的!除了赵靖忠!还有谁的!有没有别人的!”

“有!有十三个金人,十三个金人的尸体,也在几百米远的地方。” 

“除这些呢!”

“没了。”

没了……杨修不知该喜该悲,他在屋里转了两圈,一跺脚指着门外,“去找丁修!找到他!掘地三尺都要找到!找到了让他来,他要是不来,留住他,回来告诉我!”

 

但与杨修设想的正相反,丁修来了,刚去找没多久便被找到了。

他脸上的伤又多了,一道血痕,占据了右边脸颊的正中央部分,鲜红的肉,扎的他眼睛酸涩。丁修换了衣服,看不出身上有没有伤。

“赵靖忠死了。”杨修说道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是你杀的……”

“不是我。”丁修撇过头,犹豫了下,“只有那十三个金人是我杀的……别觉得不甘心,他都死了,跟他有仇的人多得是。这也算是我给——”

“你说那些金人!”杨修惊呼一声。

“那金人怎么了……”丁修无谓地歪头,杨修心里却满是后怕,手指直颤。

“你以为,你的武功天下第一吗!”他突然吼了一声,丁修怔了下,随即把脸冷下来。杨修心里气愤,忍不住手指着他责备。

“那金人个个壮如虎熊!披刀挽弓!你一个人!你真以为你刀法已经精湛到去一个人去杀他们那么多——!”

“我刀法要是不精湛你能算计我算计这么久吗!”

丁修厉声断他话,对他冷笑,“我和谁打,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

俩人站在门边,杨修没了话说。他低了低头,闭眼回忆这几日来的噩梦,忽然舒了心。也不觉得丁修冷言冷语难听。他能完完整整平安回来,已经是苍天庇佑,该高兴的。

他缓缓输出一口气,放轻声音问道。

“今后,你要去哪?”

丁修撇过头,道:“回苏州。”

“有人同你一起?”

“我一个人。”

杨修微微低头笑了下,他抿抿嘴,道:“若是我要与你同去……”

丁修略怔了一瞬,转过头来看杨修。后者弯了弯眉眼,扬手一扯,发带都拿在手上,头发挥散下来。又朝他伸了手。

“你的发绳,还我吧。”

丁修瞬间明白过来杨修什么意思,他咽咽嗓子挑挑眉不看杨修。

“发绳我扔了。”

 

 

手停在半空中呆滞了会,杨修低下眼正要收回,却忽然被丁修捉住靠近,丁修把他推进屋里一下子坐在案几上,忍不出笑出声来。

“小混蛋怎么这么蠢。”

他说完止了笑,一扬手不知从哪摸出一把闪光的匕首往脑后一割,杨修深吸一口凉气,却只见丁修手里多了几缕头发。他仔细把头发搓成一缕,从头上取下发绳来使劲系在发绳上,绕过杨修的头发,将他松散的发丝都扎上。、

“啧。”丁修歪着嘴角,“这叫结发。”

 

杨修挑挑眉,“你这倒是把成婚的手续都省了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丁修捉着杨修的下巴,犹豫了下,亲了他的嘴角,“还有洞房不能省。”

他一下子抱起杨修抬脚关了门,那些知趣的小厮早在他来的时候就不见了。他走进里间将杨修压在床上,杨修拽他的头发。

“你浑身伤!洞什么房!”

“多大点事!躺好!”丁修扒了杨修的外衣,看他顺从脱了衣服,忽然停了下来,撑在杨修上方。

他半阖着眼睑,“你不会是利用完了……想报答我…”

“我那是骗陆兄的!”杨修羞恼地喊了句。

“但男男相交,背德背世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杨修叹口气,知道这是自己造成的,也就没话可说。他摸着丁修的脸颊,轻轻碰他脸上那道新伤,“是,我确实说过。但是现在,修,甘心情愿,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你相和。你不必再有疑惑也不必再有担忧,今生今世,修,与你共存,甘之如饴。”

“你这小混蛋。”丁修掀起眼皮,笑骂了句,深深看着杨修,一下子俯身吻住他的唇瓣。

洞房好花烛(图片点开看会比较清晰)

 

---

熬夜写的,肉就emmm我不是很满意,抱歉了_(:」∠)_

明天还要考试,天……只睡五个小时的我瑟瑟发抖,这篇要是有番外的话,就有缘再见【我爱双修】【撒小花花】

评论(57)

热度(108)